董事长专栏

走进新时代
原创: 品牌文化部 来源: 时间: 2018-09-30 浏览量:491

新时代的考验

自十九世纪末开始,当积贫积弱的中国沦入半封建半殖民的境地之时,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依靠并率领以广大农民为主体的中国社会底层群体奋力抗争,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使中国人民从屈辱中“站起来”了,建立了人类历史上可歌可泣的丰功伟绩。这是一次精神战胜物欲、意志战胜情感、无我战胜有我的伟大实践,也是一次以鲜血为代价取得的人类追求精神真正自由的伟大胜利;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站起来”的中华民族抓住人类历史上经济循环的大势规律,从小岗村为代表的农村改革实践出发,在短短四十年的时间里,实现了中华民族“富起来”的伟大创新实践。在获得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荣耀的同时,却也是以环境消耗、污染和人被物役的精神牺牲为代价的“痛并快乐着”的悲壮历程;今天,被工业文明浸淫了五百年的、包括中华民族在内的全人类,又一次来到了沉重的十字路口。

我们说当代即将告别资本主义的旧时代,人类社会的一只脚已迈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个时代是物质达到相对丰富的前提下,有希望重塑人与自然、人与人、自我身心精妙平衡的新时代;这个时代是全人类要从内心深处渴望摆脱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桎梏,向真实人性和真实生活回归的新时代;这个时代是全人类从精神要再一次“站起来”的、向着人类元典文化回归与复兴的新时代。这个时代也是一个吐故纳新、再一次以毁灭的方式实现创造再生的时代。这个新时代叫做生态文明时代!

生态文明发展前提下的中国乡村振兴,或者说以中国乡村振兴引领的中国生态文明建设,也正好在这个新旧时代的交汇点上走上前台。因为中华文化的根在乡村,所以中华文化复兴的大潮也必定从中国乡村开始,而且可以预言的是,这次划时代的乡村振兴也一定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充分依靠广大农民为主体的社会基层群众,才能最终完成中华民族再次崛起的大业。因为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个结论当是不会有错的。历史就是这样极具偶然性,但却有着其深刻的必然性。

然而要走进这个新时代,我们面临哪些困难呢?

最大的困难是:工业文明以精巧和基于公平交换的表面看似合理的方式,使我们广大的民众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并经过长达五百年时间的浸淫,禁锢全人类的是扭曲了人类正常文明方向的工业文明思维方式。在生产上体现为直线而非循环的效率和利益至上,直接导致在物质发展主义引导下的社会财富极速向少数1%的人群和国家集中,且有日益扩大之趋势;在生活上体现为以物质代替精神的感官享乐,直接导致全人类集体失明的道德虚无主义和金钱至上的庸俗生活表现;在生态上体现的是在物欲驱使下的发展主义导致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已达极限,正加速演变为不断加深加剧的不可持续的生态灾难。

因此我们走向乡村,看似从城市向乡村迈出了一小步,却是代表人类和中国社会向着新时代迈进了一大步。相信我们在为中国乡村提供解决方案的同时,也是为人类社会走进生态文明时代贡献了中国智慧。这是我们乡建人应该清醒而且可以终身引以为豪的地方。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国的乡村振兴又是一场勇敢地革自己命的非凡历程。在“站起来”的过程中,中华民族背负着三座大山的压迫。也正是这三座大山的压迫,才让一盘散沙的中国人在救亡图存的压力下,依托强大、无私的共产党组织而团结了起来。一旦这个压力消解,这个团结就会瓦解。毛主席很早就预言:“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看看今天“富起来”的一些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取向,我们不得不敬佩毛主席的伟大预言穿越时空的伟大力量。如今的人们已经日渐依赖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小资情调的生活方式,中国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被资本主义深度污染。能否重新吸收新时代的“钙营养”来治疗精神上的软骨病,并达到精神上的自立、自强和最终的自由,是我们每个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我们每个人迈入新时代的重大考验。

 

如何走进新时代

即将到来的新时代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的反逆和超越。可以概括为:在社会精神层面重新拾起对人类元典道德精神世界的追求,担负起“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使命,以知行合一去探求真理、实践真理;在生产力建设上,变集中式为分散式、变直线式为循环式,走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在社会生产力关系上,通过有道德的竞争的新合作模式,缔造走向崇礼明伦、友善互助、共同富裕的新社区(社群)生活。

作为乡村振兴的建设者,我们必须明确四大前提:首先是要认清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元典文化复兴;其次是要结合当代世界政治、经济新形势和国内经济发展的阶段性新特点新规律(扩大内需),清晰了解党和政府保护和发展“三农”的意志和国策,并充分与此保持一致;其三是要认识依靠乡贤、充分发动群众、构建城乡一体的新型农民主体、共同实现乡村振兴的客观规律;其四是要充分发挥我们作为连接城乡的桥梁作用,做到有能力真正帮助农民达到致富的愿景,并在这个愿景实现的过程中实现我们与农民共生共荣的可持续发展,这才是乡村振兴的真正的内驱动力。

作为乡村振兴的组织和平台,我们必须明确并熟练灵活运用四大战术:首先是通过乡创孵化、社区再造等多种途径发现乡贤、帮助乡贤和培养乡贤,并时刻大力弘扬乡贤文化,因为乡贤是我们真正的可长期依靠并能使我们与广大群众长期连为一体的同盟军;其次是要团结更多的社会力量,并集中这些力量打好组合拳、攻坚战,通过艰苦的示范点深度陪伴式建设,深耕细作,完成重点突破,并由点及面形成有内涵、有温度、具永续特质的乡村振兴新模式;其三要坚持“上山下乡”方针,结合平台创业孵化政策,在不断战胜人性弱点的同时,帮助自己登上人性光明的山顶。在“农禅一体”的实践中完成“五位一体”的角色转换,为社会提供可持续的生态生活模板的同时,为组织培养更多的成熟干部,打造有文化、有思想、会思考、能觉悟、能打胜仗的团队;其四是要充分运用学习的力量,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工作,运用一切可能的新知识、新技术、新手段,践行“帮农民致富”的宗旨和精神。

                         面对挑战的解决方案

复合人才不足、文化底蕴不足、新型服务意识不足、认知能力不足等问题,构成了对我们全面而深刻的挑战。这就决定了我们这次转型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完成的,也不是投机取巧就可以过关的。我们必须为此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一是要在艰苦奋斗思想的指导下,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二是要在谦虚谨慎、自我更新的觉悟意识指导下,做好亲身实践“农禅一体”的准备;三是要在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原则前提下,以开放的胸怀做好以文化凝聚一切人的工作,并且与之开展充分的协同与合作;四是要有能力果断解决现存的问题,重塑尊道守德、遵守纪律的组织,打造有信仰、有信念的团队,找到基于与三农共生共享的可持续发展新模式。

中国乡村建设不是一个简单打扮、换换行头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由内到外改造自己、提升生命质量的问题。因此,为了避免走入歧途,我们必须克服和超越下列倾向,那就是:必须克服和超越没有信仰和战略思考的团伙主义;必须克服和超越目光短浅、见势忘义的机会主义;必须克服和超越一知半解、知行分离的主观主义;必须克服和超越自以为是、顽固不化的个人主义;必须克服和超越不思进取、照抄照搬的经验主义;必须克服和超越夸夸其谈、不着边际的空想主义;必须克服和超越得过且过、欺上瞒下的南郭先生主义等等。

我们最大的危险和挑战来自我们自己。在于我们的意志不够成熟,在暂时的困难面前会不时显得无力和软弱;在于我们没有洞悉未来的智慧,在暂时的挫败面前不时显得犹豫和彷徨;在于我们会不时忘掉初心,在挑战来临的时候不时显得患得与患失。我们需要从唤醒了的良知出发,不断培养与生长争取胜利的坚定意志,需要敢于挺起胸膛对过去说不的精神,全力完成从生产到服务、从城市到乡村、从物质到精神三大转型,并在学会轻盈生活的同时,实现生活向下、生命向上的精神升华。这才是无愧新时代、无愧于生命存在意义的事。

 

                                                      2018926日於南湖畔